关注民生的力量

天长市被指“官官相护” 老百姓伸冤难

2017-07-11 12:40栏目:监督
TAG:

安徽省天长市盛鸿包装厂负责人杨虎庆投诉称,由于他没给秦栏镇派出所新上任的所长孙国俊‘接风’(给保护费),导致其一直怀恨在心。而杨虎庆接手的秦栏花炮厂的上一任负责人王安华对经营越来越景气的企业也非常眼红,先后多次敲诈他还不罢休。王安华的保护伞又是原秦栏镇派出所副所长吴振潮。这之后,吴从中搭线让王安华和孙国俊两人狼狈为奸,企图对杨虎庆实施联手敲诈。2012年5月11日,原安徽省天长市秦栏派出所所长孙国俊在接到王安华举报杨虎庆还在继续生产烟花爆竹的虚假信息后带领大队人马非法清缴秦栏花炮厂转产后遗留的全部成品、半成品及生产原料,由于没有安防措施和有资质人员指导,导致清缴者一死六伤(以下简称“511案件”)。

熟悉此案的法律专家表示,根据《刑法》、《最高检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法律条款,孙国俊的罪行致一人死亡六人受伤,政府赔偿死者伤者损失一百多万元。同时致依法转产的天长市盛鸿包装厂破产,三百多万元资产被变卖。合计造成地方政府和企业经济损失高达壹仟多万元,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综上所述,孙国俊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中规定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按“情节特别严重"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事实并非如此。

2013 年9月6日,天长市法院作出(2013)天刑初字第00152 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原天长市公安局秦栏派出所所长孙国俊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此外,更让人错愕的是,造成“一死六伤”重大责任事故的 “511事件”案件主要负责人孙国俊与殷东楼两人至今仍在当地公安系统(天长市公安局)工作。不但没有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反而至今还在公安队伍中吃着皇粮,拿着“军饷”,而受害人至今却无处申冤,

一个本该按“情节特别严重"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重大事故肇事者为何被明显“从轻处理”?这背后是包庇还是纵容?是官官相护还是更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据受害人介绍,秦栏镇原任派出所所长孙国俊之所以被包庇袒护是因为孙国俊的身份不一般,他身后有一群有权有势的人充当他的保护伞,他们暗中勾结起来编织了一张严密的关系网,这张关系网将肇事者孙国俊层层保护起来,孙国俊才得以逍遥法外。

据受害人介绍,孙国俊的其中一个保护伞就是天长市原政法委书记卢金堂,卢金堂是秦栏镇人,其父亲卢文奎和母亲老两口至今还住在秦栏镇新建菜场中,由于卢金堂的关系,所以其父亲母亲一直受到秦栏镇党委书记孙国兴的优待,而孙国俊又是孙国兴的弟弟,所以孙国兴、孙国俊兄弟二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找卢金堂摆平,而卢金堂的政法委书记身份在天长市公检法一手遮天。孙国俊在造成一死六伤、各项经济损失达到壹仟几百万元的事故后,孙国俊、孙国兴立即找到卢金堂寻求帮助,而卢金堂也不辜负孙国俊、孙国兴兄弟二人所托,四处帮孙国俊找人,找关系,徇私枉法,直接导致天长市公检法系统不依据案件事实办案,所有指向孙国俊犯罪的真相全部被人为掩盖。更不可思议的是,卢金堂在案发后曾带着当地公安局副局长朱家骥去了受害人的家乡(扬州)和受害人的家乡领导讲,这次要让受害人顶罪,因为犯罪嫌疑人是公安局的人,事情的真相公开以后对天长市委市政府影响都不好。让受害人不能理解的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小小一个派出所所长为何不能与“庶民同罪”?而事实上,卢金堂这么做不仅是考虑对市政府的影响,而是孙国俊、孙国兴兄弟二人照顾了他的父亲,他才斗胆为此徇私枉法,铤而走险。